为会员服务为行业服务为政府服务

走出景区发展的误区,“舒适度,方便度,幸福度”是当代旅游者的刚性需求

      从对旅游业局势的客观判断出发,着重分析旅游业景区乃至酒店做产业协同的市场格局,后疫情时代,景区未来的发展依旧任重而道远。

7月24日至25日,第五届中国景区创新发展论坛暨中国旅游景区协会二届五次理事会在青海西宁举办。论坛围绕“景区高质量发展”主题举办三场专题论坛。

       在“中国文旅大讲坛”的分论坛环节,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会长魏小安做了精彩演讲‍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会长魏小安


以下为魏小安部分演讲实录:

景观作为视觉的第一要求,甚至是唯一要求,那是很自然的,我们到一些景区第一句话就问好看不好看。可是在新的市场需求之下,要求是全方位的,是综合感受,是眼耳鼻舌身心神一个全面体验。

另一方面,一流的观光资源已经全面开放,所以我们现在再强调景区,会不断地加大开发力度。多花钱办不好事,因此应该转化为历史文化体验区、休闲游戏区、生态旅游区、旅游度假区、专项旅游区、特色娱乐区这样的定位。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形成一个泛景区的概念,这样一个泛景区,它的产品也自然是泛旅游产品。

我们可以形成几个基本判断。第一个判断,景区仍然是中国旅游者消费的主体,是发展的重中之重。所以我不太认同景区前景不明朗。第二,景区的种类结构现在已经多样化,这反映了需求的多元化。比如说自然观光类的、历史文化类占57.3%,接待量占88.4%,收入占90%,说明观光旅游仍然是主体。第三就是总量的扩张与单位收入两个单位投资量不匹配。

基于此,我们谈一下景区发展的误区。一个是供求误区,很多投资商认为,景区还是供不应求,仍然可以大发展,这个判断从根本上是错误的,有些景区在建设中销声匿迹,这实际上表明,有些投资商对这个市场缺乏真正的判断。

景区发展的误区。一个是供求误区,很多投资商认为,景区还是供不应求,仍然可以大发展,这个判断从根本上是错误的,有些景区在建设中销声匿迹,这实际上表明,有些投资商对这个市场缺乏真正的判断。

第二,投资误区,认为中国资源无限,抓住就是好项目,这又是一个误区。我刚才谈到,一流的旅游,观光旅游资源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二流的也都进入市场了,怎么会资源无限呢?

第三,运营误区,生意好做,开门就有客人来,可能吗?现在大家都体会到了,你就这门打得再开,客人不来还是不来。

第四,结构误区,新的消费兴起了,新型产品不足,现在仍然涌向景区,包括消费也有,包括我们中国的休闲度假产品严重不足,所以市场需求起来了,大家还是往景区跑,实际上就是用景区这一类产品替代了休闲渡假产品,替代了商务旅游产品。

第五,层次误区,用5A笼罩全面,以偏概全。

第六,建设误区,只强调资源不注重产品,建设粗放,精致化不足。

第七、文化误区。资源导向创造不足,观光导向活动不足,握有什么资源我做点什么东西,创造性严重不足。

第八、全域旅游的误区,景区可以不做,甚至有些地方打出了无景点旅游,我不相信这个话,因为这个事违背规律,无景点旅游你去哪儿,你总得有一个目的地吧?那个功能第一个功能一定是观光功能,所以无景点旅游一定是一个伪命题。

建设性的意见归纳总结之后,魏小安就文化遗产方面展开论述,以下为部分实录:

文化遗产如果纳入旅游范畴,文化遗产的保护更到位,利用更充分,中国有有一个特点,土木结构的建筑为主,土木结构的建筑你只要不用它自己就坏,可是如果有人用,用两百年的房子还是好房子。

文物有一个保护方式叫落架保护,四十年以前,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什么叫落架保护?就是把这房子拆了,砖瓦都跺好,房子只要没坏,就在这放着,这叫落架保护吗?我们要形成动力机制,就是利益,老百姓现在都知道保护了,他知道老物件值钱了,老房子也值钱了,老建筑也值钱了,老的家具、用品都值钱了,这就是一个动力机制,有这样的动力机制我们不用发愁,动不动就是搞旅游破坏,这个观点我永远不能接受,所以我们旅游工作者的责任,保护传统遗产,创造新的遗产,不能拘泥于专家的眼光,局限于专业的领域,我们用无形开发有形,用有形承载无形,这就是遗产的保护利用的关系。

文旅融合发展创新方面,魏小安总结道,从中国旅游发展开始,就文旅融合,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关注的是海外旅游者,海外旅游尤其是欧美、日本的旅游者,他们最关注的是中国的文化资源,所以中国旅游开始的时候,我们最看重的也是文化资源的利用,那个阶段叫产品融合。

第二个阶段是市场融合,我们文旅现在说这种顶多是行政融合,我就说文旅融合四十年,我们在行政上把它确立了,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就需要进一步研究。第一就是模式,从单一到综合,我们景区的文旅融合怎么做,这个核心,通过这点来挖掘、谋求发展创新,复合型产品多元化发展,酒店景区化,景区渡假化,渡假生活化,这是这几年的趋势,尤其是大景区。

最后,魏小安总结道,心静即心境,在旅游的过程中,时间空间化,空间时间化,时间并没有消失,固化在空间之中,比如看很多文化性的旅游景区,感受的是这个历史过程,这就是一个时间,但是现在空间中表现出来,空间展示时间的变动,体现在旅游的方方面面,所以时空变化,在时空上是连续的,在空间上是积极的,在理念上是传承的。

一个一流的景区要做到这种感觉,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做国际游轮,新加坡上船,上了船之后我就发现,客人都非常兴奋,尤其是很多小孩子,我说为什么?我当时一个反应,就是我们在这这儿感受了电影里的场景,大家进了一个电影场景,马上感觉自己是演员了,尤其是我们在欧美,尤其在欧洲,你就看吧,只要有一片空场,一定有广场艺术。

我们个人用休闲、旅游,对于个人来说是一个生活过程,对于社会来说,是一个新的生活形态,诗和远方,所以诗是一个起点,但是这个过程之中,如果什么都严格,什么都不变,这叫散文布局,应该有不断的新鲜的变化。

旅游者出来追求的是时尚、快乐、浪漫,是玩,是好玩玩好,第四是舒适度,方便度,幸福度,这是当代旅游者的一个根本性得区别,尤其是现在这些孩子们,他们有他们的必然要求,是刚性要求。

有一次我到青海来,去贵德,我的女儿和我一起,她也是二十多岁了,结果不兴奋,有的地方她不下车,我说怎么了,你这丫头,她说我不喜欢这种大山大村、农村贫困,我就喜欢城市,这就是她的追求,她这种追求你怎么办?可是舒适度、方便度、幸福度,应该说方便度是基础,幸福度是提升,最后达到提升,最后就是视觉震撼力,所以景区第一就是视觉震撼力,你没有就得造出来,就得有些东西让大家感觉震撼。

第二是历史穿透力,这种穿透力要从心里感受,第三是文化吸引力,吸引力也最强,但是我们在地文化必须要改造,不改造不行,第四叫生活亲润力,第五是快乐激荡力,我就说到这儿,谢谢大家。

 



扫描(长按)图片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公众号!